首页 社会趣闻正文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夜里,工人村的狭窄巷道里,性工作者站在路边等待客人。她们以10到60元不等的价格出卖自己的身体。通常选择工人村的,一部分是本地下岗女工,另一部分则是外来农村妇女。等客的间隙,她们总会搬张小凳坐在房前,拿出针线,打毛衣、织十字绣。时间久了,工人村的居民们带着嘲讽与无奈,给了她们一个新名字——“毛线鸡”。山旮/摄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另一处KTV内,一名性工作者在表演。为了购买毒品,大量的女性艾滋病患者步入性工作者的行列,艾滋病毒被悄然扩散。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乘坐宝华公园的缆车,可以俯瞰个旧全城。在第26个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之际,记者把镜头对准了云南红河的一群女子。她们被毒品和艾滋病魔缠身,无力自拔。她们的悲剧告诫人们:远离毒品,远离被毒化的人生。(以下画面涉及到艾滋病患者的,得到了当事人的同意)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个旧地处云南省中南部,因锡矿成就的“工人村”1953诞生,百余栋建筑辉煌一时。近60年过去,如今工人村已衰败不堪,被性、毒品及艾滋病笼罩。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现在,工人村内居住大部分为老年人及外地人。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工人村外,30层高的现代建筑。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在工人村84栋,楼房过道上,两名瘾君子正在吸毒,居住在此的居民对此并不排斥。上世纪90年代初期,毒品海洛因似瘟疫般席卷个旧。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工人村,一间厕所内的墙壁上遗留着大量吸毒者使用过的针筒。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银波赤一处廉价的KTV。银波赤曾经是个旧一个KTV及发廊聚集地,不少住在工人村里的女子和下岗女工在此卖淫谋生。现面临拆迁,但仍有KTV发廊营业,一些越南小姐也在此落脚谋生。在个旧,地下色情场所成为艾滋病传染的重灾区。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梅小凤,40多岁,因毒品染上艾滋病。20岁那年,她向母亲提出“戒毒”,直到那时,母亲才知道女儿已经沾上了毒瘾。此后十多年里,母亲带着梅小凤到处戒毒,北京、广东、浙江、上海,能跑的地方都跑遍了,钱都花光了,可到最后还是没能把毒断掉。现在,为了满足毒瘾,梅小凤会时不时出去接客。由于梅小凤的艾滋病已进入发病期,对她来说,连走路都很吃力。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20年前,梅小凤(右)是身高170的气质美女,如今,梅小凤的面庞明显发黑,枯树一样的双手,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的,下面的牙也掉光了,耳朵也不怎么能听见了,毒品和艾滋病把她侵蚀得面容苍老。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离婚后,梅小凤带着孩子住进了70多岁母亲租住的17平米的房子,一住就是10多年。靠着母亲微薄的退休金,祖孙三人勉强生活着,每到月底那几天的时候,梅小凤的母亲就总要厚着脸皮四处借钱。等到下个月的退休金发下来的时候,老人才能拿着去一一还给别人。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梅小凤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死后,儿子无人照顾。梅小凤的儿子在读小学五年级,看到身边同学都用上电脑学习的时候,自己也想有一台电脑,但仅靠外婆的退休金除去日常生活开销,电脑是买不起的。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在一个周末,梅小凤、母亲和孩子在外面逛完街后回家,他们什么也没买。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杨娟,31岁,吸毒10多年,2004年被查出感染艾滋病后,和丈夫离婚了。现在已经进入发病期,双腿无力行走,只能依靠拐杖。每天,她从70多岁的母亲手里拿到两块钱坐公车到个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喝美沙酮。在疾控中心门口,其他病友都回去了,杨娟独自发呆,坐了一个多小时。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杨娟拄着双拐离开个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任小娟,近20年的吸毒史加上艾滋病,使42岁的她看起来像60多岁的老人,眼球发黄,眼窝深陷,皮肤呈暗灰色,嘴唇青紫。身高1.6米左右的她体重仅36公斤,走起路来一步一颤,时刻需要借助手中一把长长的雨伞当拐杖。几乎没人愿意理会任小娟了,包括她的家人。因为吸毒,她把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偷出去变卖;因为吸毒,她以30块钱的价码长期出售自己的身体;他也曾以贩养吸,蹲过6年监狱,出狱后一切照旧。就在采访结束的当天晚上,任小娟竟以“残破之躯”换来17块钱,购买毒品。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任小娟已进入艾滋病发病期,但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染上艾滋病的。坐在个旧市美丽的金湖边上,一阵微风吹来,瑟缩发抖的任小娟把身体紧紧缩成一团,“不知道我死那天,家里人会不会理我。”她还说,“希望我死之前,还能见一次我妈。”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邓丽,41岁,十多年的吸毒史,2004年被确诊为艾滋病患者。因为吸毒认识了同样吸毒的男朋友,两人在一起相处5年了。因男朋友腿脚残疾,她每天都要照顾男朋友。上街买菜的时候,经过一家服装店,他说自己已经十年没买过衣服了。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邓丽虽然每天都喝美沙酮,但在实在忍不住时,仍会选择肌注吸毒。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吴刚,45岁,艾滋病患者,20年的吸毒史使得他双腿肌肉萎缩,已经无法正常行走,他每天只能通过轮椅前往个旧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服用美沙酮。有时美沙酮并不能缓解对毒品的依赖,吴刚只好肌注。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翟小平,45岁,18年的吸毒史。2004年,在昆明查出患上艾滋病,现已经发病,肺部感染,住在个旧市传染病医院治疗。他只凑到住院的1000块钱,家人已经无力支持他治疗,无人照顾,住院期间只好吃方便面。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个旧传染病医院内,一位80多岁的母亲陪伴着30多岁的因吸毒感染艾滋病的儿子。由于支付不起10元钱的床位费,两人只能挤在一张病床上。

  

揭秘女艾滋病者:10到60元出卖自己的身体


  个旧,100年前,由德国人建造的古老钟塔永远停在了7:30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

读秀网_收集最新最全的趣事图片, 包括世界各种奇趣故事, 宇宙奥秘历史与未来故事等的图片和视频信息

http://www.dosoo.cn/

| 晋ICP备17011136号

Powered By Z-BlogPHP 读秀网

微信扫描二维码直达手机站

奇闻异事,世界之最,未解之谜

声明:站内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会员尊享VIP特权,现在就加入我们吧!登录注册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用户名
密码
确认密码
昵称
邮箱
验证码
找回密码
用户名
邮箱
※ 重置链接将发送到邮箱